<cite id="jrxht"><span id="jrxht"></span></cite><strike id="jrxht"><i id="jrxht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rxht"><i id="jrxht"><cite id="jrxht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rxht"></strike><span id="jrxht"></span>
<del id="jrxht"></del>
<span id="jrxht"></span>
?

首頁 > 動態信息 > 媒體報道

人民日報:核電“強”國要合作更要實力

發布時間:2018年01月19日
  • 在全球核電產業進入新一輪復興之際,中法兩個核能大國的牽手,詮釋了合作的真正含義:有實力,才有選擇伙伴的權利。

        從大亞灣、臺山到欣克利角C,從核電站到核循環后段,中法兩國在核能領域三十多年的無間合作,促成雙方關系從“師徒”逐漸轉變為“伙伴”,角色的轉變并未消減兩國在民用核能領域的巨大合作潛力和意愿。在全球核電產業進入新一輪復興之際,兩個核能大國的牽手,詮釋了合作的真正含義:有實力,才有選擇伙伴的權利。

        三十年前,中國引進法國技術建設大亞灣核電站,彼時設備國產化率僅為1%,除了核心裝備、材料要從國外購買,就連地板磚、水泥和電話線也要進口。

        三十年來,得益于核電不間斷發展,以及持續的借鑒學習和自主創新,中國逐步建立起完整的核電工業產業鏈,并研發出自主知識產權的核電技術,核電工程建設、裝備制造、運行維護、人才培養等各方面能力均實現了大幅提升。

        近十五年,因為保持了核電規?;l展,中國始終在引領世界核能產業回暖。截至2017年底,中國在運核電機組達到37臺,在建機組20臺,在建規模占全球在建機組的1/3。20臺在建機組中,三代機組達到10臺,裝機容量1310萬千瓦。

        在核電技術從二代到四代的更迭中,中國式學習、中國式創新和中國速度成為全球核電產業發展中的一抹亮色——廣東臺山核電站開工時間比同樣采用EPR技術的國外核電站晚了數年,卻后來居上成為世界EPR核電首堆;2017年5月,中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首堆提前完成穹頂吊裝,打破了世界核電“首堆必拖”魔咒;在中國建設的AP1000自主化依托項目也曾為美國本土AP1000項目提供了大量經驗反饋。

        歷經多年扎實發展,中國核電“雄起”已是不爭的事實。但論綜合實力,中國目前僅僅只是核電大國,而非核電強國,卡脖子的環節還有很多:部分關鍵材料和設備還未攻克,有些核心工藝和技術還未掌握,自主創新能力仍有待提升……因此,在著力打造自身核心競爭力的同時,中國核電人也要清醒意識到,當產業發展出現需求缺口,自身又無力補齊缺口的情況下,仍有必要向世界先進技術學習。

        以核循環后端為例,由于目前在后處理相關的高放廢物玻璃固化技術、關鍵工藝設備及材料、遠距離維修和自動控制等方面仍與國際先進水平存在距離,國內研發進度已明顯滯后于乏燃料后處理的實際需求。在這種情況下,引進法國技術是現實之需。

        當然,無論是自主創新提升實力,還是引進學習,都要積極適應世界核電產業大融合的新趨勢。隨著全球核電產業鏈形成,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將成為常態,競爭性依存將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,各國企業也會根據需求在世界各地選擇最有競爭力的合作伙伴。

        目前,中國核電企業涉外合作主要包括核電技術服務、工程建設、設備供應、核電站運營維護、燃料供應、退役及廢物處理等,更多是“我中有你”,“走出去”則仍處初級階段。未來,核電產業必須狠抓自主創新,積極推動創新成果落地,打造核心競爭力,并以此為基礎充分參與國際分工,使核電這張國家名片閃亮世界。

        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能源革命重要論述中,“一個合作”被單獨強調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自主創新和國際合作恰如鳥之雙翼,定能助中國核電產業飛上制高點。

另类小说亚洲
<cite id="jrxht"><span id="jrxht"></span></cite><strike id="jrxht"><i id="jrxht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rxht"><i id="jrxht"><cite id="jrxht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rxht"></strike><span id="jrxht"></span>
<del id="jrxht"></del>
<span id="jrxht"></span>